·新聞熱線:0577-68881655 ·通訊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蒼南新聞網  ->  文藝副刊  ->  讀書  -> 正文讀書

双色球复式71中61奖金钱:作家都是暴力派

發布時間:2019年03月12日 來源:蒼南新聞網

一元复式 www.nufdpe.com.cn   我一直希望自己是個溫和的人,對兒子,對世界,對文字。但是——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這個“但是”——我介入了自然,從現實社會退回到自然界,我不自覺地運用了暴力,開始了干涉:破壞和所謂的修復。

  我的村莊不僅僅是我的村莊,它屬于時間,它是后來者的“竹簡”,身入其中,你會流淚,你會忍不住寫詩或者念幾句似乎無關緊要的瘋言瘋語。不同的人有不同表達,但是,能表達什么?即便是一個寫作者,他或她無非在用文字感嘆一下,讓讀者或者外來者去承認,這就是暴力。

  我們需要切膚之痛,需要在根本上去憂它愛它,解決問題。

  1

  寫《覺醒三章》前,我沒有去體驗生活,我就在雁行湖,我曾經在一個上午等一只蝸牛爬過一座橋,結果黃昏時,我幫助蝸牛輕松過了橋;我在那個湖里溺水過三次,矢志不移,第四次,我學會了游泳;我在那棵顛倒樹上掛了一個童年,摔下三次還是四次,天上也沒有走下一顆星星來陪我。最后我學乖了,聰明了,以一個過來人的口吻教導我的弟弟們,他們都成了樹上的鳥。

  雁行湖是真實存在的,當然是我給他命名的,如果誰有心去追究,你可以看到一個面積幾百畝的水塘,不算渾濁,但肯定沒有瓦爾登湖那樣的清澈,它也沒有停留過大雁,倒有幾只野鴨子,我曾經在那里撿過幾個野鴨子的蛋,也跟野鴨子較過勁,看誰潛水的時間更長……

  我們的童年已經湮滅,正如兒子繼承了我寫詩寫小說的基因,他就是“我們的脈”,從祖父到父親到孫子,時間在變,村莊也在變,人們表達的方式也在變,可是這份情懷沒有變。子曰已經會虛構故事了,甚至會給我設置問題,這些,對我的衰老是一種極大的安慰,我們的“竹簡”傳下來了。

  “后人視今,亦猶今之視昔”??!

  2

  《覺醒三章》本有三部曲,第一部寫的是一個湖,第二部寫河,第三部寫海。我在寫之前,完全放開了文體限制,正如賈夢瑋主編在發稿前給我電話:散文還是小說?

  這句話問到了點子上,這正是我追求的——但是(又是這個“但是”),我不知道自己的寫法對不對,它既是小說,也是散文,甚至可以說是詩歌,我有能力打破這個界限嗎?世界上還有多少寫作者跟我一樣運用了暴力?

  好在我這人沒心沒肺,作品撒出去一貫不管了,但是發表出來,我還是有些惶恐。有一句話可以給我壯膽:我們可以從大門進去,也可以從窗戶進去。

  3

  我寫一個作品力求做到草蛇灰線,無閑筆。這是對自己的要求。小說終于完成了,仿佛李白剛剛擱了筆,眾口難調,結果如何已經跟我沒有什么關系了。其實——我想起了告瘋子的原型,他說過,懦夫在死前就死過很多次了,壯士一生只死一次。

  那就在自己設置的語境中痛快死一次吧——

  關于創作談,我只能說,我笨拙,我沒有經驗,我不知小說為何物。

  我唯一要說的是,還原與預言才是小說,創造?怎么能夠無中生有呢?

  我對子曰說,記住,還原與預言。

  我們順著時間往前走。時間是另一種敘述,往前走,就有信仰。

  這是不是另一種暴力?我要說的是,打開門,即使只是從窗戶爬出去,也會遇見一個更好的世界——我們的世界原來就在那里。

  世界是個萬花筒。現在,或可賦詩一首,以茲紀念——

  序非序,

  幕非幕。

  見所常見,見所未見。

 ?。ㄒ蛾剩?/p>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